《人生一串》这部美食纪录片火了

2019-09-27
《人生一串》这部美食纪录片火了

炎炎夏日,邀三五好友在路边的烧烤摊坐下,一口串串,一口啤酒,生活不过如此。很难想象,登不上大雅之堂的“烧烤”被拍成了纪录片——这部展示中国烧烤文化的纪录片《人生一串》在B站播出,因浓厚的烟火气和诙谐的文案红出了圈,豆瓣评分高达9分,力压年初备受吐槽的《舌尖上的中国3》。

按照食材不同,《人生一串》共6集,分为“无肉不欢”“比夜更黑”“来点解药”“牙的抗议”“骨头骨头”与“朝圣之地”。有意思的是,构架的灵感来自于食客点单。

1 展示食物时融入“人情味”

《舌尖上的中国3》被观众吐槽的一大原因是过度放大人和故事的篇幅,没有将表达重点放在美食上;《人生一串》的比例得当,食物表现达70%,人物占20%,故事仅有10%。展示食物时融入的“人情味”,成为这部纪录片的点睛之笔。总制片人王海龙在受访时说:“我们选择的食客都带有地方特色,即便是一瞬间,我们也能让观众在脑海里发酵出这个人的性格。”

正如《人生一串》的旁白所说:“所有的美食吃到最后,如果仅仅是食物,它可能都有点寡淡,余味不足。一定要吃出人味,吃出情意来。”烧烤是人情的催化剂,形形色色的人在烧烤摊上相识、重逢,碰撞火花。片中,茄子妹与丈夫因烧烤结缘;“酒神”“酒霸”“酒仙”三位密友,喝几杯小酒,聊聊近况。

烧烤也与乡愁有关,人们在烟熏火燎的市井里吃烤串,品的不仅仅是食物的滋味,更是对老地方的不舍情感。片中,长沙父子的无名小摊被食客推崇备至:“你看这边起新房子,那边拆了,小时候的味道都没有了,唯一留下的就是这里。”

如果说烧烤摊是个小江湖,那摊主们就是身怀绝技的高手。扬州三中门口的商老三能准确叫出毕业学生的名字甚至绰号;哈尔滨的老赵能在炭缸里飞速翻烤土豆;新疆大叔通过手摸馕坑外壁就知道肉有几分熟。

2 流露出强烈的市民生活取向

旁白揭开了《人生一串》的另一个主题“烟火气”:“没了烟火气,人生就是一场孤独的旅程。”《人生一串》流露出强烈的市民生活取向。王海龙说:“我们和观众更像一群酒过三巡的老友聚在一起聊天,讲一些市井传奇的故事。我们想通过差异化的文案,引导大家去发现身边的烟火气。”

拍摄团队早早定好了地点选择标准:它要有烟火气,食物要给人们带去食欲的满足和快乐,要能引起观众共鸣。6个导演组横跨27个省份光顾了500多家烧烤摊,最后选出30个烧烤摊。

摄影的第一忌讳是摆拍。导演陈英杰说:“我们想呈现生活本身的光怪陆离、斑驳色彩,摆拍是我们比较抗拒的。”《人生一串》中,阴冷潮湿的陋巷,穿着睡衣、不顾形象大快朵颐的小姑娘,随意摆放的酒瓶,墙壁上随意粘贴着的各种小广告……这些并不那么美的场景都被镜头捕捉下来。

《人生一串》的一大特色,是用大量镜头拍摄食客的咀嚼。“甭管帅哥还是美女,只要拍嘴,都不好看。而且食客们都是普通人,大家也不化妆。”王海龙坦言,刚开始他们会顾虑拍嘴部特写是否不够美观,但这样拍符合烟火气和粗粝质感的定位,所以他们就妥协了,“画面丑点就丑点吧。”

3 下饭纪录片食欲是硬指标

许多美食纪录片都因刻意煽情和灌鸡汤而索然无味,《人生一串》的创作团队则非常清醒:“我们给《人生一串》的定位是‘下饭’纪录片。‘食欲’是我们的硬指标。”片中,从汁水翻腾的生蚝、皮黄酥脆的小牛肉、鲜嫩肥美的茄子……有登场的烤品都是为诱发食欲而来。让屏幕外的观众直呼“深夜放毒”,就是导演的目的:“一档美食纪录片,如果没能让观众吞咽口水,就是失败。”

《人生一串》的镜头详细讲述了美味上烤架前的故事:“罗布人烤羊肉串”要用新鲜的红柳削成的竹签,还得在烤肉之前开始用木头炼炭;“巡场猪鼻筋”要长时间熬煮,去掉上面的脂肪层,才能尝到最Q弹的滋味……食不厌精,平凡的食材因为道道工序而格外动人。

烤品美味的程度则由食客的狂热来证明:有人驱车几百公里从吐鲁番来到阿不都只为尝尝烤全羊的滋味,还有广东人专程到哈尔滨去吃“老太太烧烤”。